2016 | ISSUE 1 English繁體简体
Integrated Solutions eNewsletter
THEME STORY: Hong Kong Re-industrialization. Opportunity?


Let's look into the STANDARD WORKING HOURS

香港「再工業化」・ 機遇?

「現時香港資訊科技業正面對人才荒,每年修讀電腦或資訊科技的學生都不多。根據立法會的數字提供,資訊科技及相關科目的大學生和研究生每年有 8,200 名,但是最終進入此行業的卻又少之又少。」


相信「再工業化」對行家來說,並不陌生;可是, 對行外人來說,卻有機會未曾聽說過。在 2016 年度的香港政府施政報告中,「再工業化」是行 政長官梁振英先生所概述的其中一項措施,是推 動全城經濟增長和智能製造業時代的一個潛在而 湛新方向。簡單來說,「再工業化」是一種刺激 經濟增長的政策,尤其是指在政府的幫助下,實 現舊工業部門的復興和現代化,並支持新興工業 部門的增長。如果「再工業化」要用大家更熟識 的名詞去形容,就是「工業回流」。可是,「再工 業化」並非單純指廠房搬回香港,而是透過在工 業生產環節的數據化、電腦化,全面自動生產流 程,發展先進的「工業 4.0」目標。

「工業 4.0」著重全面智能,每一個工作流程都可 自動化和個性化。近年珠三角不少廠房都因為嚴 重的工人荒而倒閉。據《人民日報》資料顯示, 僅東莞市的用工缺口就高達 10 萬人以上,但如 果採用機械人生產的話,那廠房就未必需要設立 於珠三角或東南亞,臨近消費市場和物流中心的 地區反而更有利。換言之,這也令香港提倡「再 工業化」讓工業回流變得可行。

其實「再工業化」並非香港政府新造的名詞, 而是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已有經濟學者提出 過。眾所周知,香港的工業隨著廠房北移而 沒落,但其實這現象在全球先進國家都不難 發現。由於全球經濟化,廠房搬到中國和東 南亞地區情況逐漸普遍,導致不少國家自身 的工業沒落。以美國為例,根據世界銀行報 告,美國在金融危機前服務業佔國內生產總 值的比例約為 77%,製造業僅佔約 12.9%, 服務業已是美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非 實業」的金融產業貢獻度最高。這其實跟香 港很類似,而且香港的製造業比例只會更低。

推行「再工業化」的直接原因有二。首先, 製造業對提升增長的潛力與可持續性具有重 要意義。製造業是研究與開發的主要驅動力, 有利於新思想、新發明及產生專利,促進高 新科技的更新與推廣,令經濟體在既有資源 基礎上能夠生產出更多更好的產品,提高潛 在經濟增長率。在美國,研究部門超過三份 二的資金用在製造業上,而一個有活力的製 造業部門是研發活動的重要基礎。隨著生產 技術不斷改進,製造業生產率將持續提升, 有利於實現經濟的可持續增長。

其次,製造有利於帶動整體經濟增長,提高 就業水平。製造業的生產活動將對原材料、 建築、能源供應和服務形成需求,產生覆蓋 多部門的乘數效應。據美國經濟分析局的研 究,每 1 美元製造業最終產品將支撐其他經 濟部門 1.4 美元的產值。製造業的乘數效應 也體現在就業創造方面。通過供應鏈擴展, 製造業對從建築到包裝、電子通訊等領域都 形成不同的就業刺激。

推行「再工業化」的最直接目標是希望加快 經濟復蘇,保障就業增長。長遠點來看,中 期目標就是希望能優化產業結構,提升香港 在國際間的競爭力。以一個有前瞻性的城市 來說,「再工業化」的長期目標就是糾正實 體經濟與虛擬經濟脫節,實現可持續發展。 換而言之,「再工業化」是發達經濟體應對 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脫節的糾正機制。因此,「再工業化」的完成意味著發達經濟體從過 度「去工業化」回歸實體經濟。 在這過程中,通過高新科技的應用與推廣, 發達經濟體將在發展先進製造業的同時,加 強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推動服務業高端 化發展,並以此為契機推動實體經濟與虛擬 經濟不斷融合,實現可持續發展經濟。

綜合以上分析,再加上香港過份偏重於地產 和金融服務業,嚴重失衡的問題出現多年, 的確令經濟結構不甚健康,因此政府提倡讓 製造業回流,實踐推行「再工業化」,可能 是利多於弊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