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 ISSUE 1 English繁體简体
Integrated Solutions eNewsletter
THEME STORY: Hong Kong Re-industrialization. Opportunity?


Let's look into the STANDARD WORKING HOURS

香港「再工业化」・ 机遇?

「现时香港资讯科技业正面对人才荒,每年修读电脑或资讯科技的学生都不多。根据立法会的数字提供,资讯科技及相关科目的大学生和研究生每年有 8,200 名,但是最终进入此行业的却又少之又少。」


相信「再工业化」对行家来说,并不陌生;可是, 对行外人来说,却有机会未曾听说过。在 2016 年度的香港政府施政报告中,「再工业化」是行政长官梁振英先生所概述的其中一项措施,是推动全城经济增长和智能制造业时代的一个潜在而湛新方向。简单来说,「再工业化」是一种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尤其是指在政府的帮助下,实现旧工业部门的复兴和现代化,并支持新兴工业部门的增长。如果「再工业化」要用大家更熟识的名词去形容,就是「工业回流」。可是,「再工业化」并非单纯指厂房搬回香港,而是透过在工业生产环节的数据化、电脑化,全面自动生产流程,发展先进的「工业 4.0」目标。

「工业 4.0」着重全面智能,每一个工作流程都可自动化和个性化。近年珠三角不少厂房都因为严重的工人荒而倒闭。据《人民日报》资料显示, 仅东莞市的用工缺口就高达 10 万人以上,但如果采用机械人生产的话,那厂房就未必需要设立於珠三角或东南亚,临近消费市场和物流中心的地区反而更有利。换言之,这也令香港提倡「再工业化」让工业回流变得可行。

其实「再工业化」并非香港政府新造的名词, 而是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已有经济学者提出过。众所周知,香港的工业随着厂房北移而没落,但其实这现象在全球先进国家都不难发现。由於全球经济化,厂房搬到中国和东南亚地区情况逐渐普遍,导致不少国家自身的工业没落。以美国为例,根据世界银行报告,美国在金融危机前服务业佔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约为 77%,制造业仅佔约 12.9%, 服务业已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非实业」的金融产业贡献度最高。这其实跟香港很类似,而且香港的制造业比例只会更低。

推行「再工业化」的直接原因有二。首先, 制造业对提升增长的潜力与可持续性具有重要意义。制造业是研究与开发的主要驱动力, 有利於新思想、新发明及产生专利,促进高新科技的更新与推广,令经济体在既有资源基础上能够生产出更多更好的产品,提高潜在经济增长率。在美国,研究部门超过三份二的资金用在制造业上,而一个有活力的制造业部门是研发活动的重要基础。随着生产技术不断改进,制造业生产率将持续提升, 有利於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其次,制造有利於带动整体经济增长,提高就业水平。制造业的生产活动将对原材料、 建筑、能源供应和服务形成需求,产生覆盖多部门的乘数效应。据美国经济分析局的研究,每 1 美元制造业最终产品将支撑其他经济部门 1.4 美元的产值。制造业的乘数效应也体现在就业创造方面。通过供应链扩展, 制造业对从建筑到包装、电子通讯等领域都形成不同的就业刺激。

推行「再工业化」的最直接目标是希望加快经济复苏,保障就业增长。长远点来看,中期目标就是希望能优化产业结构,提升香港在国际间的竞争力。以一个有前瞻性的城市来说,「再工业化」的长期目标就是纠正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脱节,实现可持续发展。 换而言之,「再工业化」是发达经济体应对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脱节的纠正机制。因此,「再工业化」的完成意味着发达经济体从过度「去工业化」回归实体经济。 在这过程中,通过高新科技的应用与推广, 发达经济体将在发展先进制造业的同时,加强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推动服务业高端化发展,并以此为契机推动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不断融合,实现可持续发展经济。

综合以上分析,再加上香港过份偏重於地产和金融服务业,严重失衡的问题出现多年, 的确令经济结构不甚健康,因此政府提倡让制造业回流,实践推行「再工业化」,可能是利多於弊之计。